【叶江】前世 (4)

* 私设如雷

* 写的都是上辈子所以全职本来的挂不上太多

* cp叶江

 

 

 

叶修解决了自己的麻烦后直奔了红莲那去。红莲听了只是摇着扇子嘲笑他“哎呀呀,这平日里威风的王爷哪去了?我们江美人不就是稍微冷淡了些吗?他这冷,你就热呗,冰块迟早是要化成水的呀....不过你可别一直热啊,怎么说也要让他对你有所牵挂。”

“啧...红莲啊,你怎么懂这么多?”

“王爷莫不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?”

叶修撇撇嘴【呵,行行行就你厉害,全京城最大的红楼梦还都是你开的。】

“王爷啊,王府换人的事情,交给我可好?”“为何?”

“找乐子呀。”

叶修叹了口气“...去吧,谁该走谁该留你清楚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过了几日...

夜半,即使是微凉的空气亦让人感到困倦。江波涛撑着头看了看窗外,月色如水流淌着,若是平时叶修早该回来陪着江波涛了。【这人去哪里了啊...】正想着,叶修竟已经站在了江波涛身侧,抬手在江波涛眼前晃晃。“小狐狸,想什么呢?叫你都不答应。”

江波涛侧头一看是叶修,话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带上了几分嗔怪。“你去哪里了,慢死了。”说着抬手抱住了叶修的腰,把头埋进人怀里。“我困。”

叶修被这举动小小的震惊了下,随即轻笑着摸了摸江波涛的头发“傻狐狸,等我干嘛?”

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“小爷我就乐意,你管得着吗。”

“好好好,是我回来太迟了”叶修笑着把江波涛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,之后便为自己宽衣,可他一回头,江波涛已经睡着了。叹口气小心的把那人的外衣剥下,叶修才上了床。苦笑着把江波涛抱进怀里。【明知道你是江宇送来的,明知道你可能会杀了我,怎么我就看上你了呢?】这样想着,便已入睡。

 

刚过了四更,叶修便已起了身。叶修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回头看一眼床上的人,俯下身凑过去在人裸露的肩头上亲吻着“早点起来,要不然吃了你。”

江波涛皱着眉头转过来拉着叶修的衣袖“老狐狸你起这么早要去干嘛。”

【干你,怕你疼。】叶修对着江波涛的唇就亲了上去,江波涛张口便咬在了叶修的唇瓣上。“嘶......谋杀亲夫啊!......我要去上朝。”


江波涛楞了一下“原来...你也上朝的啊...”

叶修的脸一下便垮了下来“你快睡吧。”说完便转身离开【呵,我为什么还没有办了这个家伙,江波涛.......】

江波涛看叶修出去了便坐起了身靠在了床头。【这日子过得....太不真实了....】他抬手按在还留有那人体温的地方“...有可能一直这样过下去吗....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叶江】前世(3)

* 私设如雷

* 写的都是上辈子所以全职本来的挂不上太多

* cp叶江

 

 

 

 三日过去,两人除了夜夜相拥而眠竟再没了什么交流。叶修坐在亭中,身边一袭华服的是叶修的侍妾红莲,也是个徒有侍妾之名的。“王爷近日来有些怪异啊。”“哦?哪里怪了?”
   红莲掩嘴轻笑“王爷不似平日那般爱说笑了,也并非担忧国事时那样冰冷,倒像是...病了。”
   叶修侧过头看她“哈,你倒是说说本王这是何症,又当何解?”
   “依我看,王爷是相思病,唯有那江美人可解。”
   “胡闹!这才几日?何况他是江宇的儿子,我怎会做出这般作茧自缚的事?”
    红莲摇摇头起身“那王爷自己个儿愁着吧,红莲啊,先告退了。”红莲头都不回地便走了。
   叶修一脸忧郁的望着湖面【小狐狸也没有什么好的,不过就是比他们好看那么一点,聪明点,温柔点,可爱点...吗】
   江波涛倒是乐得自在,每天过着吃喝玩乐睡的日子,可太过风平浪静,反倒让他不安起来,谁知道江家那里在做什么打算呢?这样想着,江凛便推门而入,他向四周看了看,关上了门。“小涛,我知道你来这地方是被迫的,我现在就带你走。”不等人回答便抓住了江波涛的手腕往外走。
   江波涛皱眉用力挣开“堂堂王府,兄长就这样随便乱闯?再者,兄长非我,又怎知我不愿?”
   “这王府早已是任人宰割,谁人不知?而且...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。”
    门突然被推开“任人宰割?你们江家真当是无法无天了,当我这是什么地方?当本王是什么?”来人正是叶修,话到这,叶修顿了顿看向江波涛“还有...波涛与本王之间,何需你来管?”
    江波涛看了看叶修“兄长...男男相恋本就为世俗所不容,你是江家长子,怎么能不顾江家的名声?”
    “啧,来人,送客。”府兵一拥而上,将江凛带出了王府。
    江波涛还愣着,便已被叶修拽进了怀里,鼻子因为撞在了叶修的胸口有些发疼,来不及抱怨,双唇便被封住。江波涛用力推着叶修的肩膀准备开口说些什么,却被人趁机侵入口腔攻城略地。江波涛一步步退,叶修一步步进。直到江波涛觉得自己快要断气了,叶修才放过他。
    “小狐狸,你干嘛护着他?”叶修把江波涛按在床上,凑近江波涛耳边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    “他...毕竟是我兄长,王爷何必介怀。”
    “嗯...”【小狐狸和我待在一起的时候要是也能说那么多话就好了】
    “王爷,这王府的人,该换换血了吧?”
     叶修一听眸子里竟然好像闪着光一般“对啊,是该换换了,我这闲散王爷的日子也该尽了。”叶修起身“我还有事,晚上再过来。”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     江波涛自然明白刚才顶在自己小腹的是什么东西,他呆愣地躺在床上望着房顶。【唔...王爷对我还是不错的嘛,不会随意羞辱我,不会管着我,好吃好喝好住...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人抱着还是挺暖和的】江波涛坐起身看向窗外。
     “好像...跟着这个男人的话也不错啊”

 

【叶江】前世 2

江波涛听到后像是得了救一般“既然是贵客,王爷快去招待吧,不用管我了”“”好,我回来再收拾你。”“波涛在此恭候”叶修快步向书房走去,里面站着的人与叶修对视两人似是在照镜子一般“太子殿下深夜到访,不知有何事?”“皇兄自己心里清楚,何必卖关子呢?那老头子不是又给你送人了吗”“弟弟你这莫不是对我的人起了心思?”“你的人?”叶秋皱眉“这么快?”“呵呵,这不是被你打扰了嘛”“你!”“对了,太子殿下这次回宫帮我要一道旨意吧,江波涛,我要定了。王妃的位置,非他不可。”叶秋走近盯着他的眼睛,好像在找着什么“兄长切莫一时冲动而选错”“我心意已决,太子殿下请回吧,夜深了,波涛还在等我”波涛二字被特意加重。 叶秋甩袖而去

二人硝烟弥漫之时,江波涛这里却是另一幅景象。江波涛看着叶修出去便从被窝里爬了起来,翻出了叶修地一件外衫套在身上,“全都吃掉,什么都不给你留!”平时稳重的江波涛这时倒是耍起了小脾气,盘腿坐在床榻上大快朵颐,虽然是这么说,可是以江波涛的胃口,每样吃一点也就饱了。。叶修进来时看到的便是,香肩和白腿因为宽大的衣物而外露,坐在床头品着香茗的江波涛,还有……一桌剩饭剩菜。叶修觉得有些心痛“王爷这一去可是让波涛好等呢” 江波涛边说边眨着眼睛向叶修走过去,靠在他怀里,叶修搂紧了怀里的人笑意直达眼底“王爷您可真是太慢了”“那…按波涛的意思是想要再快点吗?”叶修的手移到了江波涛的臀部轻按,江波涛的下巴被叶修勾起,受抓紧了叶修的衣襟身体似乎在发抖,叶修察觉到怀里的人的异样放开了他轻吻着他的眼角,“波涛没等我回来,吃独食要怎么惩罚波涛呢?”“自是任王爷处置了”[这是…来人催他了吗?]叶修想的不错,刚刚来叫他的下人正是江家的眼线之一。江波涛的脑内一遍遍回荡着刚才那人的话[江丞相命我给你带话,两日之内若是讨不到王爷的欢心,你那母亲的坟墓就不知还在不在了。]叶修捏了捏他的脸“小狐狸,你在想什么呢?”叶修凑近对着江波涛的颈侧用力吮吸出一个紫红色的印记“嗯…啊哈啊…痛”叶修在耳边小声道“这样够给门外那两人一个交代了吗?”江波涛有些发愣“…嗯”叶修随后提声道“我已经向陛下请旨,从此之后你便是我的王妃了”“王爷你….”床下的二人听得倒是欢,江凛红了一双眼,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把江波涛带走,江冽笑得开心“大哥啊,我们还是赶紧走吧,免得扰了人家这春宵一刻啊”不等人回复便生拉硬拽的把江凛带走。 “走了?”江波涛轻声问“嗯,总算是走了让别人监视一整天的感觉真不爽啊”叶修随意坐在床上开始自己动手更衣“小狐狸你不困吗,该睡觉了噢”“啊?….哦”江波涛有些不情愿的走过去缩回被子里,叶修从身后抱着他,柔声宽慰着“睡吧,我在呢。”殊不知,正是这一句勾了人心

 

抱歉啦,嗯..更点是点

其实,我不是不更文,就是……没时间打电子稿,占tag抱歉

啊啊啊啊,今天没空打字了,下周回来更

【叶江】前世

* 我活了,来挖个坑

* 私设如雷

* 写的都是上辈子所以全职本来的挂不上太多

* cp叶江

 

 

 

   又是一年清明,落雨纷纷。院中的青石板间的青苔依旧,那只青瓷盏也依旧还在,只是那人已是不知去向。一席青衣手执着书卷,叶修静静地卧在窗边的躺椅上,风拂过斑白的发,有些苍老的脸上带了几分忧伤。初见时,似乎也是这带着雨的清明吧。

   “王爷,江丞相那送了人来。”仆人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生怕一不小心惹了这王爷,让他下了地府。叶修闻言眸中暗了些“呵呵,江宇又想做什么...我倒要看看这次又是什么货色,人在哪?”“回王爷,园子里呢”叶修勾着一抹笑向园里走去,即便是笑,眸中的冷意依旧让人忍不住退却。侍女为他撑开了伞,雨水落在青石板上,碰撞碎裂又弹起,有的滚入了青石板的缝隙里,有的溅在叶修绛紫的袍子上没了痕迹。抬眼望去垂手静立于湖畔,任凭雨水打在身上。只那侧脸,便足以倾城。叶修停下脚步远远看着 “这姑娘......身子是否壮了些?”“王爷,此乃江丞相庶出的儿子,江波涛。”叶修挑眉“这名字...水多了些吧。”“是,听说命里缺水,找了王家算了这么个名字...可惜不会水,听说小时有次差点淹死。”叶修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一段,似是当年刺探江家时的消息:江波涛,江家次子,其母蓝氏本为娼妓,育有江波涛后被接入江家,后因大夫人陈婉欺凌,自尽。江波涛因其面容与其母相似,被江家看做狐妖转世而孤立。江家长子江凛对其态度暧昧,似有不轨之心。 【呵,江宇这老匹夫又想做什么,之前的还不够?直接把自己儿子送来,还赶着清明,想我断魂吗?】这时江波涛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,从一脸茫然到带着分苦涩的笑,江波涛缓缓行了个礼。那一眼,倒叫叶修有些慌了神。“免礼吧。”【穿得这么少,不冷吗?】江波涛起身时看见他睫上不知是雨是泪的水珠不知怎的有些心疼。“带江公子回我的房里,好生照料。”说完便快步走向书房。往日征战沙场的王爷,这日竟慌了心神。

江波涛看着叶修离开,舒了口气跟着下人去了叶修的寝室。华丽的装潢让江有些睁不开眼。“江公子,奴婢已备好了热水,请先沐浴吧,以免受了风寒。”“下去吧,我自己来就够了。”老奴关上门时叹了一声,不知,这位,会是何下场。 江波涛不是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江宇送他来是做什么,几次美女不管用,这次上了男人,还是亲骨肉。无非是借他这张脸魅惑叶修,好为他那不成才的弟弟吹吹枕边风罢了。江波涛躺在浴桶里暗自想着,温热的水汽打在脸上带来一阵困倦,不一会儿竟睡了过去。叶修回来时看到的便是美人在水中安静的睡着,乌发在水中散乱的样子。叶修叹了口气“多大人了啊...”叶修将他轻轻抱起,把他身上的水擦净,抱回床上揽在怀里用被子裹紧,生怕他着凉。江波涛本能似得往叶修怀里蹭了蹭,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不肯放开。“王爷,晚饭备好了。”“嗯,下去吧。”“嗯...”江波涛皱了皱眉睁开眼看着叶修“困!” 【小孩子一样.】“乖,先吃饭好不好?饿着会难受的。”叶修说着亲了口江波涛的眉心“哦.....”江波涛满脸茫然的被叶修按在了床上 “等我。”平时养尊处优的叶王爷竟亲自为江波涛把饭菜收拾到床边的小桌上,接着,又被叶修亲了一口,清醒过来的江波涛一下子红了脸“想吃哪个?我喂你。””“我我......我不饿。”江波涛坐起来,被子滑落下去,大片的肌肤裸露着。叶修的眸子里暗了些【还真是...狐狸啊】叶修端着汤含了一口,一手扣住江波涛的后脑对着他吻上,将口中的汤一点点渡了过去。放开了江波涛舔了舔唇角。“小狐狸,真甜啊。”“王爷!你.....你怎么”“小狐狸害羞了?”【你才是狐狸呢,你全家都是狐狸!】江波涛很想打叶修。“我们...见面不足一日...”“反正你是我的人了啊。”江波涛僵住了【呵,反正是你的了,我不过就是一颗棋子罢了】

“王爷,有贵客到,请您到书房一叙”“嗯”【这时候?....谁呢】

 

 

嗯,我又来挖坑了,一会儿回来没准再扔上点